当前位置: 涵芬教育 > MG电子游艺 > 正文

【观点】课程MG电子游艺的本质属性及其教学表达

2019-03-21 06:43 18

  一、MG电子游艺的发展本质:“种子”和“镜子”

  关于MG电子游艺的本质,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提出了“MG电子游艺即美德”这一经典命题,且其逆命题“美德即MG电子游艺”也是成立的。“MG电子游艺即美德”并非是指MG电子游艺的内容本身就是美德,“即”不是等于,而是指MG电子游艺变成人的美德素养的“可能”和“过程”。一切有价值的MG电子游艺都孕育并实现美德素养的可能,是精神的种子。在学生的未来的可能生活和现实生活中,这些MG电子游艺都是有待发育的精神种子,是学生理解世界和自我的一面镜子。

  (一)MG电子游艺作为精神种子

  对学生的成长而言,教学过程中的MG电子游艺其实是一粒有待发育的“精神种子”。MG电子游艺是一粒思想的种子、智慧的种子、美德的种子。MG电子游艺是关于“科学世界”的,但更是关于“生活世界”的。MG电子游艺作为人类认识的成果,是客观事物本质属性在人脑中的反映,是关于“物—我”“你—我”“我—我”关系的,MG电子游艺内在地包含着人建立并处理社会关系的德性智慧。MG电子游艺学习的重要目的,一方面在于基于认知与理解“公共MG电子游艺”,分享人类认识世界的文化和思想遗产;另一方面在于通过公共MG电子游艺的转化,建立个人MG电子游艺。个人MG电子游艺其实是个体认识世界的方式。对公共MG电子游艺的占有是通过MG电子游艺获得生长社会性品质的过程,而个人MG电子游艺的形成过程则是人的个性化成长的必经过程。学生学习MG电子游艺的过程根本上说是MG电子游艺作为“精神种子”发育成为个体的思想、智慧和美德的过程。

  MG电子游艺学习的过程不仅仅是通过前人的认识成果来认识世界,更是反求诸己,检视并回应自我,倾听自我内心的声音,关照自我内心世界,建立处世哲学、思维方式和方法论的过程。以MG电子游艺为话题和中介的师生对话与交往、理解和探究、体验和反思,其实是MG电子游艺作为“精神种子”在学生身上展开精神发育过程的土壤。“学习者中心”的课程和教学的根本价值就在于从对MG电子游艺的关注转到对MG电子游艺的精神发育的关注,个体的学习史是个体的精神发育史。

  挖掘MG电子游艺所凝结的思想要素、智慧成分和德性涵养,通过转化促进MG电子游艺的精神发育,是当下课程教学改革的根本基础。但应试主义取向的教学有太多的短视和功利,太多的囫囵吞枣和食而不化,太多的浅尝辄止和“速效”课堂,必定消解课程教学的教育涵养。前人创造的MG电子游艺给我们展示的是世界的理性模样,一切公共MG电子游艺即所谓“关于世界的MG电子游艺”,通过它学生能够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并发现世界的奥秘。但教学所关心的是学生内在的变化和发展,是包括认知、情感、意志、价值观和个性的发育和发展。因而把前人创造的MG电子游艺传递给学生,其实仅仅是教育的起点,不是教育的全部。教育需要以此为基础,帮助学生进入世界,获得“进入世界的MG电子游艺”。对学生的成长而言,公共MG电子游艺仅仅是提供了一个“可能世界”,还需要引起学生内在精神世界的发育和发展,并作为主体进入一个“现实世界”。从此意义上说,MG电子游艺是有待发育的精神种子。

  MG电子游艺作为精神的种子,其本质是思想的种子、思维的种子、德性的种子,具体的课程MG电子游艺所凝结的是学科思想、学科思维和价值观念。所谓学科思想,是对学科事物或学科事物的某些方面或问题的概括性的、总结性的、综合性的、规律性的认识(看法、见解),是人们在对学科事物感性认识基础上进行分析、概括、抽象、整合和辩证等思维活动后的产物。学科思想常用于指涉及的问题带有战略性、达到一定境界,并且往往已经通过若干事实验证、为人们认可的理论认识体系。学科思想在各领域中对深化认识和改进实践,具有世界观和方法论层面的价值和意义。可以说,数学学科发展史就是一部数学思想的发展史,是人类应用数学思想改进生产生活的实践史。数学MG电子游艺的教学如果仅仅停留于对公式和定理的记忆与解题方法训练,而不真正理解数学MG电子游艺所隐含的数学思想,学生是难以把握事物的数学现象及其规律的。语文学科的基本思想是普遍的思想意识和为人的核心价值观念以及文化思想。文以载道之“道”便是思想,是为学、为事、为人的基本态度和思想意识。语文学习如果不深入思想层面,其教学就永远只能停留在语言MG电子游艺或文学MG电子游艺的学习层面,更难以陶冶情操、启迪心灵。因此可以说,教学就是引起MG电子游艺作为精神种子发育的全部艺术。从此意义上说,教学的本质是转化,是促进MG电子游艺作为精神种子向学生学科核心素养转化的过程。

  (二)MG电子游艺是学生理解世界和反思自我的一面镜子

  MG电子游艺教学不是仅仅让学生获得一大堆无意义的符号。从学生发展的角度看,MG电子游艺其实是一面镜子,是学生看待自然世界、社会世界和人的精神世界的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学生应该能够学生认识和理解客观世界。

  MG电子游艺不是故纸堆或历史档案馆中的一堆冷冰冰、硬邦邦的晦涩符号,而是凝结着人类智慧、道德与情感的智慧成果,是对后人拥有意义增值的启迪智慧、激荡情感、洗涤心灵的认识世界与人自身的成果,MG电子游艺是有温度的。这温度便是MG电子游艺对学习者在思想、态度、情感等方面的发展力、改变力、激发力。印度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泰戈尔曾经说过:真正良好的师生关系是师生之间心灵与心灵之间的约会。而MG电子游艺便是约会的通道。MG电子游艺理解的最高境界不是把MG电子游艺作为结果或作为工具去简单占有,而是通过MG电子游艺理解与学习,获得理智感、道德感和美感的体验,获得在认识和理解客观世界过程中的豁然开朗,获得对美好世界和美好生活的憧憬。克服单一的MG电子游艺训练,引导学生通过MG电子游艺理解,建立学科的基本思想、基本态度,丰富对新MG电子游艺的意义增值,是深化课堂教学改革的根本要求。

  相对于学生已有生活经验和认识世界的方式而言,MG电子游艺是学生正确认识客观世界和自我世界的一面镜子。对于人认知世界的方式来看,MG电子游艺是观念之镜、方法之镜、经验之镜。通过MG电子游艺,学生不仅能够认识到客观事物的本质和规律,还能够改变自我认识世界的方式、观念和经验。美国教育家杜威就反对把MG电子游艺作为结果直接教给学生,主张通过对“系统的经验”和“理性的经验”进行反思性的学习,达成经验的改造或重组。他的《我们怎样思维》是一本聚焦一个概念(即反省性思维)来阐述其教育思想的著作。反省或反思的对象就是MG电子游艺和经验,经验的不断更新或改造,就是生长。

  二、课程MG电子游艺的多维发展属性

  MG电子游艺是人类的文化存在形式,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种文化资本形式。人类总体的MG电子游艺生产、MG电子游艺的传递与更新,本身就是一种社会现象。近代科学的分化与发展,MG电子游艺总量的不断增加,促进了人类MG电子游艺的学科分野。教学要实现MG电子游艺的育人价值,需要充分表达并实现课程MG电子游艺的内在属性。

  (一)MG电子游艺的文化属性

  从人类的历史长河来看,MG电子游艺是人类的文化遗产,是人类的最典型的文化形式,更是人类文化的结晶。无视MG电子游艺作为一种“文化存在”和“文化资本”内在具有的文化属性,极易导致课堂教学日益丧失文化敏感性和文化包容性。

  MG电子游艺具有高度的文化敏感性和文化包容性。MG电子游艺在高度关切和忠诚表达内蕴的文化背景、文化属性、文化精神、文化价值中得以产生。“MG电子游艺是人类认识的成果,它是在实践的基础上产生又经过实践检验的对客观实际的反映。”[1]一方面,MG电子游艺不仅是文化的一种符号,而且是文化的重要载体。符号仅仅是MG电子游艺的表现形式,它所承载的才是文化内涵,即是人们对客观事物和社会事务的本质与属性、人与事物的关系及规律、人的情感与观念、思想与思维的理解,任何MG电子游艺都承载着特定的文化意义和文化精神。理解、把握并建立学生自我对MG电子游艺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和文化意义的理解,才是真正完整的MG电子游艺学习。另外,MG电子游艺具有强烈的文化依存性。无论是自然科学的MG电子游艺还是社会科学或人文学科的MG电子游艺,都是特定的社会背景、文化背景、历史背景及其特定的思维方式的产物。MG电子游艺都依存于特定的文化背景,或是依存于特定的自然背景,或是历史背景或社会背景,或是依存于特定时代人类的思维逻辑和认识世界的方式。离开了MG电子游艺的自然背景、社会背景、逻辑背景,前人创造的MG电子游艺对后人而言几乎不具有可理解性。

  符号是MG电子游艺的表达形式,而文化意义和文化精神才是MG电子游艺的内核。引导学生理解MG电子游艺的文化内核,是课堂教学的根本起点。课堂教学过程中的MG电子游艺处理和认知加工,并非仅仅是对符号的处理和接受,而是对MG电子游艺内核的深度理解和领悟。正因为如此,以理解为基础的探究、体验、反思真正成为内化MG电子游艺价值的根本学习方式。接受主义教学观的错误就在于要求学生对MG电子游艺的形式和内核一股脑儿地全盘接受,剔除了学生以理解为基础的意义领悟和文化觉醒,以及MG电子游艺的意义增值的达成。单一的接受学习的问题在于丧失了在MG电子游艺处理和认知加工过程中的对MG电子游艺内核的文化敏感性和包容性。

  (二)MG电子游艺的社会属性

  MG电子游艺及其生产过程是一种社会现象,是人类长期的认知性实践的产物,是特定社会背景的产物,MG电子游艺的生产离不开特定社会背景下人类的认知方式和认知水平。MG电子游艺的社会属性是指MG电子游艺的社会学特征,是社会存在的反映,MG电子游艺的产生、价值及其内容,都是由社会结构决定的。MG电子游艺因人类的社会生活而产生,因社会结构的变迁而变化,因社会发展的需要而发挥价值。MG电子游艺的社会属性就是MG电子游艺的社会性或社会制约性,这同时证明了MG电子游艺存在着真理性和价值性的两重特征。从此意义上说,无论是宗教、科学、人文和社会MG电子游艺,在本质上是社会MG电子游艺,MG电子游艺具有社会制约性、社会决定、社会价值性。哲学和社会学大师舍勒(Scheler,M.)就认为,“全部MG电子游艺、思想、直觉和认识的全部形式等都具有社会学特征”。著名社会学家涂尔干(Durkheim,E.)认为,“只有从实际的集体社会生活与社会的各种表象出发,才能真正理解MG电子游艺的性质和内涵”。[2]在论及意识与MG电子游艺的关系时,马克思明确表述了MG电子游艺社会存在决定思想,他说:“意识的存在方式,以及对意识来说某个东西的存在方式,这就是MG电子游艺。MG电子游艺是意识的唯一行动……MG电子游艺是意识的唯一的、对象性关系。”[3]MG电子游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MG电子游艺学习不是纯粹的符号认知和符号解码的活动,而是认识社会、理解社会,甚至通过符号中介参与社会和进入社会的过程。

  MG电子游艺的社会属性还表现在其社会制约性上。MG电子游艺是人类社会活动的产物,其内在地蕴含着人与复杂的社会因素之间的关系。社会生产、科学技术、政治经济、社会权力等因素都与MG电子游艺问题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英国教育社会学家扬(Young,M.F.D)探讨了MG电子游艺与社会权力之间的关系,他认为,对“什么被视为MG电子游艺?不同的社会集团怎样接近不同的MG电子游艺?不同的MG电子游艺领域与接近这些MG电子游艺领域并利用这些MG电子游艺的人有什么关系?”这些问题的回答,都可以清晰地发现社会对MG电子游艺的制约性。[7]

  (三)MG电子游艺的辩证属性

  MG电子游艺是客观事物本质属性在人脑中的反映,从内容上看,MG电子游艺是客观的,具有客观性。但人的认知方式、认知条件阻碍人们对客观事物内在规律把握的终极性和完全性,MG电子游艺是主观的,具有主观性。MG电子游艺是主客一体的产物,具有客观性和主观性两重属性。MG电子游艺揭示了客观事物的内在本质和规律,在特定历史条件下,MG电子游艺是绝对的,但随着人类认识条件和认知能力的发展,旧的认识会被新的认知所补充、批判、替代,甚至颠覆,MG电子游艺是相对的,MG电子游艺具有绝对性和相对性两重属性。此外,由于客观事物自身的复杂性,客观事物本身存在着变化和发展的周期性、模糊性、测不准性等特性,导致MG电子游艺同时具有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真理性和价值性等两重属性。

  看似科学的MG电子游艺,背后隐藏着看似悖论的诸多问题,这决定了MG电子游艺自身具有辩证属性。从而使MG电子游艺成为可探寻、可质疑、可批判的人类认识的结果,而不是当作定论全盘接受的符号,从而也为发展人的批判性思维提供了可能。MG电子游艺的辩证属性的存在,决定了MG电子游艺学习过程中认知加工的多维性和丰富性,需要经历从行为表征,到图像表征,再到符号表征的认知过程,来理解MG电子游艺背后所隐含的思想、方法和意义,这正是布鲁纳的认知过程理论的针对性所在。把符号MG电子游艺作为结论来接受,必然存在着认知风险。从现象到本质、从内容和形式、从结构到功能、从原因到结果,多层次地认识事物,才能真正理解MG电子游艺所表征的事物的本质和规律。这也许是杜威强调MG电子游艺理解要经历下沉与还原、经验与探究、上浮与反思的根本原因。这是MG电子游艺的辩证属性决定的,也是人的认知规律所决定的。

  MG电子游艺的辩证属性还体现在MG电子游艺意义的多维性上。对于学生的发展而言,MG电子游艺的意义不是刻板的标准答案,不是孤立的符号存在,而是与人的生命成长紧密关联的意义世界。MG电子游艺的意义存在于主观与客观、绝对与相对、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真理性与价值性之间的转换过程之中。这种转换过程,不是从书本MG电子游艺到学生MG电子游艺结构的简单位移,而是基于理解与探究、反思与感悟等活动达成意义增值过程。把前人赋予MG电子游艺的假定性意义机械地告诉学生,是难以实现MG电子游艺的意义增值的。实现MG电子游艺在学生个体认知、情感、心灵乃至整个精神世界中的意义增值,是深度教学的追求。

  三、忠诚表达MG电子游艺的本质属性,让深度教学真实发生

  当然,MG电子游艺还具有科学属性、实践属性等基本属性,MG电子游艺的多维属性意味着其多维的发展价值。实现课程MG电子游艺的多维价值,需要教师转换MG电子游艺处理过程中的教学思维,忠诚表达课程MG电子游艺的多维属性。

  (一)课程MG电子游艺属性的教学表达与教学思维的转变

  MG电子游艺属性的教学表达,是指在教学过程中基于对具体的课程MG电子游艺的本质理解,在处理MG电子游艺过程中对MG电子游艺的多维发展属性的挖掘和体现。作为认识成果的MG电子游艺本身就凝结着科学、文化、社会、艺术和实践等意义,MG电子游艺教学不是对MG电子游艺符号的平面表达,而是对MG电子游艺内在意义的揭示和表达。在处理MG电子游艺的过程中,解释和揭示MG电子游艺所凝结的科学属性、文化意义、社会制约、辩证关系和实践旨趣等层面的内涵,达到MG电子游艺的多层次属性及其意义的层面。MG电子游艺多维属性的教学表达,是实现对MG电子游艺进行深度学习的基本条件。课程MG电子游艺属性的教学表达,不是对MG电子游艺属性的简单语言叙述和表面讲解,而是对MG电子游艺多维属性的分层次的探究,是对其多层次意义的揭示,实现对MG电子游艺学习的充分广度、充分深度和充分关联度。

  MG电子游艺的理解、内化、迁移仅仅通过符号接受性学习,是难以达成的。加拿大学者艾根(Egan,K.)在深度学习的研究中提出了深度学习的“深度”的标准。他认为“学习深度”具有MG电子游艺学习的充分广度、MG电子游艺学习的充分深度和MG电子游艺学习的充分关联度三个标准。[8]充分的广度与MG电子游艺的产生背景、MG电子游艺对人的生成意义、个体经验相关,也与学习者的学习情境相关。MG电子游艺的充分深度与MG电子游艺所表达的内在思想、认知方式和具体的思维逻辑相关。MG电子游艺的充分关联度,是指MG电子游艺学习指向对多维度地理解MG电子游艺的丰富内涵及其与文化、经验的内在联系。从广度到深度,再到关联度,学生认知的过程是逐层深化的。所谓意义建构,即从公共MG电子游艺到个人MG电子游艺的建立过程,都需要建立在MG电子游艺学习的深度和关联度之上。[9]课程MG电子游艺的广度、深度和关联度正是教学表达所应达到的课程MG电子游艺的多维属性及其意义层面。

  MG电子游艺多重属性的表达过程便是对MG电子游艺深度学习的过程,但课程MG电子游艺属性的教学表达是受教师的教学思维支配的。所谓教学思维,是指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处理MG电子游艺的条件与MG电子游艺理解、MG电子游艺的内涵与外延、MG电子游艺的符号表征与本质属性、MG电子游艺的科学性与价值性,以及MG电子游艺与德性、MG电子游艺与能力等基本关系时所体现出来的思想方式和方法论。教学思维就是教学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处理MG电子游艺的一种思维方式和教学理解。长期以来,点状的MG电子游艺教学思维、平面化的教学思维、符号孤立的教学思维、单向成人化理解的教学思维主宰着课堂。教师拿到教材就找MG电子游艺点,把MG电子游艺点一个不漏的讲完,教学就完成了,结果学生所获得的还是分散的MG电子游艺、点状的MG电子游艺,而不是结构化的MG电子游艺。其实,MG电子游艺在历史、文化、社会、经验、逻辑、价值观等层面的意义都没有进入学生MG电子游艺理解的过程和应用MG电子游艺解决问题的过程,MG电子游艺的几大属性尤其是辩证属性、文化属性、社会属性、实践属性没有很好的体现。符号孤立教学或者符号抽象教学,总在对符号做推演、分析、分解,而经验、思想、观点、方法、问题情境也没有进入学生MG电子游艺的理解和问题解决的过程。因此,转变教学思维,本质上是要建立发展性的课程MG电子游艺观。

  (二)课堂要有文化敏感性和文化包容性

  对于学生的成长而言,对符号MG电子游艺的占有并不是目的,促进MG电子游艺向学科核心素养转化才是宗旨。任何MG电子游艺,不管是科学MG电子游艺、社会MG电子游艺,还是人文MG电子游艺,都是特定文化背景下的产物,都蕴含着特定的思想、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正是由人类认知世界的思维方式、文化价值观念、文化思维方式、文化精神等组成了MG电子游艺的内核,成为人类认识史上的“文化地标(Culture Heritage Place)”。教育在对待MG电子游艺和处理MG电子游艺的问题上,超越对MG电子游艺的符号占有,获得符号所隐含的全部意义,才能让学生获得人类认识史上文化地标的全部价值,否则都只能导致唯一的结果:思想荒芜和文化沙漠。从教学的层面讲,深化课程改革就是要克服表面的、表层的、表演的MG电子游艺教学的局限性,促进MG电子游艺向核心素养的转化。当前应试主义教育盛行下的根本危险便是培养了一大批知道分子,他们只有MG电子游艺而没有文化。

  具有文化敏感性和文化包容性的课堂教学绝不是把MG电子游艺仅仅作为一种事实或结论告诉或传递给学生,而是对具体MG电子游艺作深入的文化分析,向学生表达出来或引导学生探究MG电子游艺的文化属性、文化思想、文化精神和文化思维方式,体现出MG电子游艺对学生的文化影响力,真正达成“转识成智”“以文化人”的目的。如果课堂教学剔除了MG电子游艺的文化内涵和文化意蕴,所传递的MG电子游艺必然仅仅是冷冰冰的符号。表层的教学所传递的便仅仅是作为符号存在的东西,而不是饱含智慧和德性意义的文化MG电子游艺。

  超越MG电子游艺表层的符号属性和符号规定的理解,高度关切并进入符号MG电子游艺所承载的文化意义,忠诚表达出MG电子游艺的文化意蕴,便是从符号理解走向文化理解,是对课堂教学文化敏感性和文化包容性的体现。课堂教学的文化敏感性在于彰显MG电子游艺的文化内涵,包容性在于丰富MG电子游艺的文化内蕴。让课堂拥有文化敏感性和包容性,是建设课堂文化和教学文化,提升课堂教学发展性品质的根本标志,更是引导学生基于文化理解、文化认同、文化尊重和文化自觉而建立文化自信的根基。

  (三)回应经验与生成体验

  MG电子游艺的社会属性客观地要求MG电子游艺学习和MG电子游艺理解的过程成为与社会紧密关联的活动。脱离MG电子游艺社会属性的MG电子游艺学习,只能将MG电子游艺抽象为单一的符号来认知和占有,更不可能实现MG电子游艺内在的意义。苏格拉底说:“MG电子游艺即美德”[10];培根说:“MG电子游艺就是力量”①;杜威认为,MG电子游艺只有还原为经验并通过反省性思维才能获得儿童的成长[11]。这些观念都包含着对MG电子游艺的社会属性的确认。对人的生成与发展来说,MG电子游艺是一种“意义领域”,而仅仅是工具领域,更不是一堆事实。MG电子游艺何以改变命运?其根据就是MG电子游艺的意义。MG电子游艺的意义只有与人的生成发生关联的时候才能真正产生。任何客观MG电子游艺停留在人类科学宝库之中的时候,其本体的意义在于描述和解释事物;当MG电子游艺与人相遇的时候,才具有“意义”。费尼克斯认为,“教育的正当目的就是要促进意义的生长”,MG电子游艺的“意义的多样性没有止境。意义的形成可以被认为是无限的”。[12]MG电子游艺对于人的生成的意义,便是其社会属性的根本。因此,课堂教学要体现MG电子游艺的社会属性,是以忠实地实现MG电子游艺对于人生长的意义为基础的。

  回应经验、生成体验的基本标志是在学生学习过程中生成所谓画面感。所谓画面感,其实就是指MG电子游艺教学过程中学生眼前应该呈现出真实的自然图景,或者脑海里再现或想象的生活画面。课堂的画面感是学生在MG电子游艺加工的基础上产生的丰富的联想、生动的形象,既是构成MG电子游艺与学生人生经验和生活体验之间的意义关联和价值关联的状态,更是这种意义关联和价值关联的必然结果。增强课堂的画面感是促进学生MG电子游艺理解,获得MG电子游艺的意义增值,达成MG电子游艺发展价值的基本途径。课堂的画面感通过将MG电子游艺表征化促进学生对符号MG电子游艺的深度理解。

  联想、想象和反思,是充分发挥MG电子游艺作为观念之镜、方法之镜、经验之镜作用的机制。联想、想象和反思的根本基础是建立MG电子游艺与已有经验、生活体验和观念的联系。深度教学特别强调“MG电子游艺学习的充分关联度”,通过建立所学MG电子游艺与经验、想象、文化的紧密关联性。美国著名教育家布鲁纳认为,学生对新MG电子游艺的认知加工经历了三个阶段:行为表征、图像表征和符号表征。行为表征是指学生学习活动的动作和过程,是一种最直接的动作参与和学习活动状态。真实的课堂活动中教师与学生的交往过程,是课堂教学过程中最表面的一种画面,是学习的动作、理解的情景和行为表现。图像表征是指将MG电子游艺转化为各种想象的图景,是一种生动的再造想象,即用图像来加工新MG电子游艺。学生在阅读某一文学作品时脑海里定会基于个人已有MG电子游艺和生活经验产生丰富联想和图景,并会“触景生情”这“景”便是一种图像表征。符号表征是将具体的、生动的图景抽象化为概念的、观念的东西,用符号来表达观点、思维、思想和情感。在这三大表征系统中,行为表征和图像表征便是课堂画面感的主要体现。从此意义上说,课堂的画面感其实不仅是MG电子游艺的画面感,即对MG电子游艺的表象化和表征化,而且是学生MG电子游艺理解过程的画面感,是对MG电子游艺与经验的意义关联的具像化、表象化或表征化,是建立MG电子游艺理解与学生人生体验之间的意义关联的结果。

  注 释:

  ①据邢责思考证,在培根的《学术的进展》《新工具》等著作中没有这个命题,但在他的《沉思录》(Meditarions Saerae)的片断中却留下了这句话,它的拉丁文是:"ipsa scientia protestas est"(“MG电子游艺就是力量”)。这个《沉思录》没有公开发表。人们只知道培根说过“MG电子游艺就是力量”。

  参考文献:

  [1]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Ⅱ[K].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7:1169.

  [2]楚江亭.真理的终结——科学课程的社会学释义[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245-255.

  [3]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170.

  [4]Hirst P H.Liberal education and the nature of knowledge[J].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1965,2(4):139-194.

  [5]麦克·扬.未来的课程[M].谢维和,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34.

  [6]赵汀阳.长话短说[M].上海:东方出版社,2001:182-195.

  [7]Young M F D.Knowledge and control:New directions for the sociology of education[M].London:Collier,Macmillan Publisher,1971.

  [8]Kieran Egan.Learning in depth:A simple innovation that can transform schooling[Z].London,Ontario:The Althouse Press,2010.

  [9]郭元祥.深度教学:缘起、基础与理念[J].教育研究与实验,2017(3).

  [10]孙培青,任钟印.中外教育比较史纲:古代卷[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7:81.

  [11]杜威.杜威教育论著选[M].赵祥麟,王承绪,编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1:333.

作者:郭元祥,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吴宏,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课程与教学论专业博士研究生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18 涵芬教育